青藤书屋在哪里,青藤书屋属于哪个省市

青藤书屋位于浙江省绍兴市区前观巷大乘弄10号,是我国明代杰出的文学家和艺术家徐渭的故居。《山阴县新志》载:“青藤书屋,前明徐渭故宅”。青藤书屋现为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、绍兴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2006年05月,青藤书屋和徐渭墓作为明代古建筑,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。

青藤书屋简介

青藤书屋原名榴花书屋,位于 绍兴市越城区大乘弄10号,是我国明代杰出的文学家、艺术家徐渭的故居。徐渭(自称“吾书第一,诗二,文三,画四”,但后人对他的书画评价最高,是中国绘画史上大写意画派成熟期的代表,被尊为青藤画派始祖。明袁宏道誉其为“光芒夜半惊鬼神”的“旷世奇才”。

青藤书屋
青藤书屋

现在青藤书屋占地400平方米,以三间平屋为主体建筑,书屋坐北朝南,一排花格长窗依于青石窗槛上,屋子正中高挂着徐渭的画像、《青藤书屋图》对联及陈洪绶手书“青藤书屋”匾,南窗上方悬挂着徐渭手书“一尘不倒”木匾及“未必玄关别名教,须知书户孕江山”对联,下方长桌椅列文房四宝,东西两壁分别嵌有《陈氏重修青藤书屋记》及《天池山人自提五十岁小像》,书屋之后现辟为徐渭文物陈列室;书屋之东有一小园,园内种植徐渭生前所喜芭蕉、石榴、葡萄等植物,书屋之南有一小园洞门,里面有徐渭手植青藤一棵及一方盈池(称天池),园门上刻有徐渭手书“天汉分源”四字。如今,青藤书屋是绍兴仅有一处具有明代文人园林特色的民居。 2006年05月25日,青藤书屋和徐渭墓作为明代古建筑,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。

房子一律是粉墙黛瓦,整齐干净,墙高近一丈却幽静古朴,在一条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子深处就是青藤书屋了。青藤书屋的乌漆大门内有个小小的园林,竹子在风中摇曳,边上的小草也绽放着点点红花;还有翠绿的芭蕉伸展着宽大的叶片,葡萄架上半黄半绿的叶子,小径两侧如丝的兰草,屋角那棵缠绕的老藤。

青藤书屋在一条深巷尽头,小巷很深,很窄,青瓦青墙,墙内几枝绿树伸出墙头来迎客,一对黑色的台门,门口的写着“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——青藤书屋”。 走进书屋,一条小圆石铺就的小路伸向前方,路边几枝萧竹吐翠,一株石榴花吐艳,匍萄树缠藤。路的尽头,就是徐谓的书屋了。 书屋右面有一个圆洞门,门外是一口古井,门内是一方小池,池两岸有两株古树,一株腊梅,还有一株青藤。据说因为徐渭爱青藤,所以这里就叫青藤书屋。因为叫青藤书屋就不能没有青藤啊,所以就种上了一棵,这棵青藤却也和徐渭一样命运多变,据说原来的青藤被雷电打成了两半,一半死了一半还在,留下的一半也没有逃过,在文革的时候连根被拔了。现在能看到的是后来移上来的。

小池里养着几尾红锦鱼,池上正是两扇窗,窗边放着徐的书桌,徐渭常在这里写诗做画写剧本,累的时候就推开花格窗,吸一口新鲜的空气。徐渭很自得,池上窗旁就是有一副对联“一池金玉如如化,满眼青黄色色其。”,池中间有一块小石柱抵住窗台,石柱上刻着“砥柱中流”。“流”字早又被岁月风化不可见了,这里不难看出徐渭的清高和孤傲了。

青藤书屋占地460平方米,坐西朝东,三开间,分前后两室。书屋前有天池和青藤,东首为一竹园,有自在岩、天汉分源等景。书屋范围不大,但精致、幽雅,是绍兴现存的一处具有文人园林特色的建筑。明万历二十一年(1593),徐渭病逝,安葬于绍兴县兰亭镇里木栅村姜婆山东北麓的徐氏家属墓地。徐渭墓坐西南朝东北,附近还有其父母、兄嫂墓。

青藤书屋历史沿革

青藤书屋,原先称“榴花书屋”。嘉庆重修《山阴县志》卷二十八载: “榴花书尾,在大云坊大乘庵之东,徐渭降生处。”榴花书屋的主人,就是徐渭的父亲徐键。屋前有池,方不盈丈,不涸不溢,号称“天池’,旁有大安石榴树,书屋因此得名。池边青藤一株,为徐渭手檀,枝干蟠曲,不如虬松,覆盖方池。池的周围有石栏,造作古朴。近北横卧平桥,下以方柱承托,柱上刻“砥柱中流”,桥上建书屋,构柱上刻楹联: “一池金玉如如化,满眼青黄色色真”,背刻“自在岩”。

这些都是徐谓的手书。 徐谓二十岁考中秀才,入赘潘克敬家,从此离开了榴花书屋。嘉靖二十三年(1544年),徐渭的长兄徐淮故世,榴花书屋也出卖了。幸亏明末崇祯六年(1633年)山阴进士金兰发起保护,在大云坊建碑,上刻“徐文长先生故里”,并以书屋为学舍,授徒讲学。崇祯末年,陈洪绶从诸暨迁居徐洞故宅,手书“青藤书屋”匾,从此,“榴花书屋’易名为“青藤书屋”。

明朝灭亡,在绍兴的鲁王政权失败,陈洪绶移居城南薄坞,削发为僧。青藤书屋荡为荒烟蔓草。到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施胜吉从潘姓那里购得青藤书屋,重新修葺,妥加保护。黄宗羲为此写过《青藤行》,诗由云:“斯世乃忍弃文长,文长不忍一藤弃。吾友胜吉加护持,还见文长如昔比I”乾隆,嘉庆年间,陈无波从施氏处购买青藤书屋,进行扩建和重修,把青藤书屋分为八景:天池,漱藤阿,自在岩,孕山楼、浑如舟、酬字堂,樱桃馆、柿叶居,还请钱大听和郑板桥题匾,阮元撰写《陈氏重修青藤书屋记》刻于石上,嵌于壁间。陈氏一片热心,只可惜把原貌改变了,也不符文长当年身世。

一九六七年,青藤书屋被毁,只留卞破屋残壁,凋零古树。一九八O年,绍兴县文物管理委员会重修青藤书屋,清理天池,复原石栏,补植青藤,挖出水并,重修楹联,修建书屋,整治小园,完全按照文物保护单位维修的原则,恢复了青藤书屋本来的面貌。

青藤书屋历经四百多年历史,几经变迁,虽一度荒芜,但方池,石栏,题刻,青藤,楹联,徐渭亲笔所题“一尘不到”匾,陈洪绶书写的“青藤书屋”匾,都保存了下来。书屋三间,单披平房,阴阳台瓦,青砖铺地,虽经后人改建,部分构件还是原物,后面是内室,与书屋仅一墙之隔,实际上同——梁架。屋时为小园,古树蔽日,修竹婆娑,假山数块,卵石小径,还有桂、梅、石榴、芭蕉,虽非奇花异石,倒也清幽不俗。

徐渭

徐渭(1521年-1593年),字文清,后改文长,号天池、青藤、田水月等,他一生连应八次乡试,都 因不拘礼法而失败,由于徐渭刚正不阿,不喜结交权贵,遭遇坎坷不平,最后贫困潦倒而死。徐渭就是徐文长,他是明朝最伟大的文学家。如果徐文长活在今天,那么他大概可以跟启功比书法,跟黄永玉比绘画,跟余光中比做诗,跟高行健比戏剧,跟余秋雨比散文……在王维和苏轼之后,这样的全能型选手实属不世之才。 “半生落魄已成翁,独立书斋啸晚风。笔底明珠无处卖,闲抛闲掷野藤中。” 徐渭诗曰:“吾年十岁栽青藤,乃今稀年花甲藤。写图写藤寿吾寿,他年吾古不朽藤。 徐文长一生坎坷,非一般落魄文人可比,其才,亦非一般人所能评说。

“齐白石说“青藤(即徐渭)、雪个(即朱耷)、大涤子(即原济)之画,能横涂纵抹,余心极服之。恨不生前三百年,或为诸君磨墨理纸,诸君不纳,余于门之外饿而不去,亦快事也”,郑板桥的“青藤门下走狗”的刻印,那可不是玩笑之词。余秋雨在《文化苦旅·青云谱随想》中说,“世界上没有其他可能会如此折服本也不无孤傲的郑板桥和齐白石,除了以笔墨做媒介的一种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强力诱惑。为了朝拜一种真正值得朝拜的艺术生命,郑、齐两位连折辱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了”。

可徐谓不为世所容,为人所识,近于疯狂,几次自杀,说他是东方的百年凡高的确有几分相类。他一个人生活在自已的精神世界中,以自已的作品与世界沟通和展示,生活是不幸的,精神是自由的。或许每一个优秀的生命,一个旷世之才都是寂寞的,在世人眼中的结局亦是悲惨的吧。

徐渭自谓“书第一,诗二,文三,画四”,但后人对他的书画评价最高。在绘画方面,他反对拟古,注意写意,大胆创新。所作泼墨花卉,淋漓潇洒,别具一格。虽自称“不求形似求生韵”,但实际上达到了形神兼备的境界,成为青藤画派的始祖。史叔考,陈洪缓,郑板桥,赵为叔,任伯年,吴昌硕,齐白石等,都受他的影响。郑板桥刻一印云:“青藤门下牛马走郑燮”。

齐白石自称:“青藤,雪简是吾师”。他的书法,苍劲中娄媚欲山,结体茂密,富有魄力和气势,卓然自成一家。《南词叙录》和《四声猿》,是他对戏曲作出的贡献。在文学方面,他的作品传到晚清,对于开辟趋向反映现实的道路,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。 徐渭以教书,当幕友和卖诗文书画为生,也曾参加过抗倭战争和反严嵩的斗争。但性情耿介,落落艰合,不为时人所重。他受迫成狂,坐牢七年,九次自杀,贫病残年,十分悲惨.在《葡萄》画轴中自题云:“半生落魄巳成翁,独立书斋啸晚风。笔底明珠无处卖,闲抛闲掷野藤中。”他的遗著也曾遭消政府的压制,乾隆编修《四库全书》时,列为禁销的书目。

但是,徐渭的艺术成果并没有被淹没。万历二十六年:(1598年),袁宏道辞去吴县令,到绍兴去拜访同年陶望龄的时候,偶然读到徐渭的遗作,便惊呼奇绝。由于袁宏道的推崇,陶望龄,商浚和陈汝元等尽力搜集徐渭的遗稿,出版了《徐文长三集》。接着,又有杭州钟人杰刻印《徐文长全集》,张岱刻印《徐文长佚稿》。他的其他作品亦相继问世。随着名气的不断扩大,故居——一青藤书屋开始被人们所重视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26419713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